司马昭之心有多缜密?3大统御思维做到极致专治下属各种不服

发布时间:2022-05-26编辑:admin浏览:

  挺身而出,力陈灭蜀大业正当时宜。司马昭趁热打铁,马上组建了钟会为主、邓艾为副的项目领导小组,兵分两路,剑指成都。有意思的是,司马昭夫人王氏早就对丈夫吹过枕边风:

  。作为三国时期“终结者”之一,司马昭绝非识人不明之辈,为何把如此功盖天下的项目大胆交给钟会呢?司马昭有怎样更深层次的谋划呢?

  只有通过灭蜀、伐吴,一改持续40余年天下分崩局势,才能堵住天下人的悠悠之口,名正言顺地称孤道寡

  可司马昭也有难言之隐!长年来,诸葛亮、姜维组织北伐犯魏已是常态;反观魏军攻蜀,在司马懿“畏蜀如虎”的“战略忽悠”和“地势险要、易守难攻”的刻意“人设”下,显得“难于上青天”。甚至,连久戍西线战场的“技术大拿”邓艾,也认为时机未到,反复提出异议。

  ,过去老爹司马懿忍辱负重,实质上是同诸葛亮互相证明重要性,避免在军权方面被“鸟尽弓藏”,保证权力游戏的参赛资格,才有了后来的高平陵之变;如今已经实际掌权,魏国已是自己的“买卖”,

  ,除了魏国“身大力不亏”的实力优势,司马昭废除民屯解放生产力,“德攻淮南”收复人心,治兵修甲足足准备了6年之久;相反蜀汉刘禅宠信宦官、大将军姜维穷兵黩武、内部各派系矛盾重重,司马昭甚至掌握了蜀汉兵力分布,

  看似凶险,实则稳赚的项目,对于没有掌握充分情报信息的群僚来说,看的就是服从度。老大言语一声,心底期盼的就是小弟的“说干就干”。

  钟会的挺身而出,解了司马昭决策落地“饥渴”,也为灭蜀项目再添了几分把握:作为自己的主要谋士,钟会的实战能力,已在平诸葛诞之乱时已得到充分证明。

  :钟会挺身而出的那一刻,已经将灭蜀项目的个人成败与司马昭的根本利益深度捆绑了。

  曾仕强先生曾经说过:“当皇帝把大军交给将军时,他对将军无比信任;当大军奔赴战场时,皇帝就开始担心将军会不会谋反了。”

  作为成熟的领导,寄希望于干部本人是否忠诚是幼稚行为,高手从来都习惯于预先做好研判与布局

  乃以钟会为镇西将军,都督关中。征西将军邓艾以为蜀未有衅,屡陈异议;昭使主簿师纂为艾司马以谕之,艾乃奉命。《资治通鉴·魏纪十》

  钟会与邓艾,一位是政治新星,一位是沙场宿将;一位是运筹帷幄赢得信任,一位是战场搏杀赢得尊重;两人迥异的成长路径,决定着双方难以形成亲密无间的配合关系。另外,在职衔上,钟会的镇西将军比邓艾的征西将军还差一大截,

  ”。于钟会,空降+火速提拔,屁股下的位子很烫,需要激发全部潜力,用胜利来证明自己;于邓艾,熟悉对手+地形,手中的刀已经饥渴难耐,同需以不世之功告诉世人,谁才是国之干将!

  钟会、邓艾的互相不服,才是有效防止其灭蜀后据土为王的根本。野心家与技术干部在开疆拓土阶段,各凭本事搞业绩;到了“摘果子”阶段,两个特别“有主意”的人,谁愿意屈居人下?

  诏诸军大举伐汉,遣征西将军邓艾督三万馀人自狄道趣甘松、沓中,以连缀姜维;雍州刺史诸葛绪督三万馀人自祁山趣武街桥头,绝维归路;钟会统十馀万众分从斜谷、骆谷、子午谷趣汉中。《资治通鉴·魏纪十》

  在这次灭蜀任务中,除东线钟会,西线邓艾,还有一个存在感极低雍州刺史-诸葛绪从中线出击。诸葛绪比起他的同族诸葛亮、诸葛瑾的军事才能,堪称云泥之别。唯一值得称道的是谨慎小心。

  司马昭为何在两位军事大拿中间,塞一个“庸才”呢?把3万兵马交给钟会、邓艾不香吗?

  我们发现,司马昭对于三线的作战方略只有“上半集”:邓艾攻至沓中、钟会攻至汉中,诸葛绪更是简单,辅助邓艾阻击姜维。

  如前文分析,钟会、邓艾双方在证明欲激发,又互不服气的情况下,把精力放在灭蜀项目上,蜀军必然东西线持续受压,早晚出现崩溃;但如果双方(甚至其中一方)攻下沓中、汉中后,

  。首先,诸葛绪夹在中线,钟会、邓艾两线自然隔离;其次,诸葛绪配合邓艾,双方兵力达到6万,野心家钟会便在兵力上难以取得绝对优势,“兄弟阋墙”的想法只能延后;再者,诸葛绪的穿插、配合,影响着蜀军的兵力分配,钟会、邓艾只能抓住战机向南推进,随着地形复杂化,双方自顾不暇,钟会攻剑南、邓艾偷阴平几成定局,矛盾爆发再次推后到蜀国灭亡。

  邓艾、钟会之伐蜀也,瓘以本官持节监艾、会军事,行镇西军司,给兵千人。《晋书·卫瓘传》

  。很多朋友说了,监军不就是残害忠良的那帮小人吗?他们作威作福,行军打仗要“好吃好喝好招待”不说,还喜欢“瞎指挥”“冒功请赏”,能起什么好作用?

  ,“早请示,晚汇报”的基本操作除外,卫瓘还手中握有1000兵士,这意味着,卫瓘随时可以根据司马昭的密令或者对形势判断,组织“斩首行动”,将钟会、邓艾火拼和据土称王的风险降至最低。

  。司马昭决心收拾邓艾时,卫瓘只身入营,本着“首恶必诛,胁从不问”的原则安抚将士,一夜之间邓艾属将纷纷投奔卫瓘,邓艾父子顺利生擒;待到钟会阴谋造反时,卫瓘虚与委蛇,潜回军营,节度各军击败钟会,平息骚乱。

  关键时刻以凌厉的操作手腕运作了2次“斩首行动”的成功,www.3680c.com为灭蜀项目画下了圆满的收官句号。

  “夫蜀已破亡,遗民震恐,不足与共图事;中国将士各自思归,不肯与同也。会若作恶,只自灭族耳。” 《资治通鉴·魏纪十》

  “人算不如天算”,不过,如果“人算”能把“天算”考虑入内,形势基本上板上钉钉了。司马昭在灭蜀项目的安排上,之所以能放心大胆地重用钟会、邓艾,

  夫人心豫怯则智勇并竭,智勇并竭而强使之,适所以为敌禽耳。《资治通鉴·魏纪十》

  。战争结束,军心思归,十余万将士并不像钟会打光棍儿,去国击远,期盼的是活着回去;而蜀汉残兵,则军心思定,特别是刘禅投降后,更没有斗争的意义。

  ,令原本存在较高失控风险的隐患消弭于无形,为未来西晋一统天下奠定了坚实基础。

  “十全十美”的下属只存在于幻想中,很多时候,我们“七美”“八美”也难求。用还是不用?司马昭给我们的启示是,关键还得看怎么用。

  人尽其才是一项大课题。在灭蜀之战中,司马昭对阶段进行了划分:灭蜀前、灭蜀后;再由此衍生出阶段风险的潜在爆点:提前火拼、据土反叛;进而安插了两条阶段保险:诸葛绪、卫瓘。这出热闹的灭蜀大戏,大有你方唱罢我登场的节奏。细想之下,

  制衡是控制的灵魂。制衡,可能来自于职务待遇差异、价值观差异,也可能来自第三方摄入,还有可能来自于依托资源的力量对比。作为决策者,www.766866.com

  司马昭的思维遍历了入局者钟会、邓艾、诸葛绪、卫瓘甚至普通将士的方方面面,亲身带入了各种形势下的利害取舍,从而查缺补漏

  。如此缜密的思维,确保了体系内形成了联动的风险控制机制,不轻易出现崩盘失控。

  很多人能够判断钟会将要谋反,但只有司马昭确信尽在掌握中。这样的判断绝非盲目的自信,而是建立在对条件梳理的匹配性思维基础之上。

  司马昭在他人纠结于“是什么”的时候,已然在用“凭什么”来考量钟会,用“怎么办”来谋划应急处突了

  。因此,在低纬度思考中自以为抓到好牌,洋洋得意的钟会,已然落入了司马昭的布局。大潮退去,钟会才发现自己在裸泳。

  往事并不如烟,司马昭在操盘重大任务时,展现的布局与用人之术,值得我们的玩味和思考。

  【爱读行动派】始终相信:“以欣赏艺术品的角度观摩历史人物,善推理,求真经,只为过好今生今世!”

  我是【爱读行动派】,别具一统解读历史职场,深耕帝王将相枯荣背后的究竟逻辑! 如果你认可我的回答,敬请关注、点赞、转发、分享,让更多人看到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导航栏

         织梦CMS官方          DedeCMS维基手册          织梦技术论坛

Power by DedeCms